马会美女六肖中特图|群英论坛六肖中特34中33|

首頁金融正文

誰是包商銀行重組的最大贏家?

作者:冉學東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20-02-09 10:40:43

摘要:表面上看,徽商銀行損失了資金,卻贏得了四家異地分行,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但本質上,這是監管層給徽商銀行出了一個考題。

誰是包商銀行重組的最大贏家?

冉學東

徽商銀行近期的兩個公告,把包商銀行重組的進展展現在金融市場。其中徽商銀行收購包商銀行四家省外分行,被輿論解讀為“最大贏家”。

根據公告,徽商銀行收購包商銀行四個省外分行:北京分行、深圳分行、成都分行和寧波分行;內蒙古自治區外的全部資產凈值人民幣912億元(資產賬面價值為人民幣1409億元);包商銀行四家分行價值人民幣153億元的業務。同時,承接包商銀行與上述資產賬面價值等額的負債。

此外,公告中還披露,徽商銀行將接收包商銀行四家分行、總行派駐當地事業部及信用卡業務員工,并承擔相應社會保險責任和義務;承接包商銀行四家分行、總行派駐當地事業部及信用卡業務項下有效期內的與辦公用房、車輛、設備或其他固定資產、服務采購相關合同或協議的權利和義務。

收購包商銀行的四家跨省分行后,徽商銀行的省外機構網點布局將延伸至南京、北京、深圳、寧波與成都五個地方。橫跨長三角(南京與寧波)、環渤海(北京)、珠三角(深圳)與成渝地區(成都),在城商行中的競爭力進一步增強。

北京是中國首都,環渤海的核心地帶,中國的政治文化中心,事實上也是金融經濟中心之一;深圳是珠三角引擎,大灣區支點,目前中國經濟最有創造力的地方,高科技發展的龍頭,近幾年經濟發展逆勢騰飛;寧波是長三角最富庶的城市,經濟最有活力的區域之一,民營經濟最為發達;成都市成渝地區的一大支點,西部經濟最發達地區,未來中國經濟發展最有潛力的地區德國。

徽商銀行通過這次收購的確把自己的業務觸角大大擴展到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并且橫跨五大經濟區,形成跨區聯動之勢。

這樣一個布局,在十多年前,對于地方商業銀行而言可謂是夢寐以求,金融資產的分散布局是規避風險的不二之選,尤其在商業銀行資產擴張期,經營觸覺伸向更多經濟發達地區,意味著未來銀行資產和盈利無限的增長空間,對于商業銀行跨越式發展無異于如虎添翼。

徽商銀行之所以能得到如此優質的資產,按照媒體報道,主要是其在包商銀行投資的同業存放和同業理財損失過重,包商銀行的債權人徽商銀行損失近60億元左右(其中同業存單損失30億元),根據之前的處置方案(即按照70%給予兌付),那么剩余的60億元則通過債權轉股權和債權轉資產的形式來解決,即36億元債權轉為對包商銀行15%的股權,另外24億元轉換成對包商銀行跨省分行收購的一部分對價,同時徽商銀行再通過定增和公開發行H股來解決剩余對價。

這是一個多贏的方案,作為監管層,以股權和資產頂替負債,解決了包商銀行債務問題,使其回歸本源輕裝上陣。而作為債權人的徽商銀行盡管在同業上損失了60億,卻拿到了股權和優質資產,對于徽商銀行的資產價值是增厚的。而按照一般的情況,這部分債務只能進入破產清算程序收償了。而對于監管方而言,通過這樣一個微妙的方案設計拯救了一家地方銀行,維護了市場穩定,化解了風險,可以說是一個各方都皆大歡喜的方案。當然老股東為此付出了應有的代價。

監管層近幾年在盡量維護金融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前提下,也在嘗試打破剛性兌付:讓激進經營者受到應有懲罰。央行辦公廳主任周學東近日撰文指出:“通過接管包商銀行這類個案的實踐,正有序打破金融機構的剛性兌付,解決‘小而不能倒’的問題。隨著剛性兌付逐步打破,金融機構公司治理也在取得實質性推進。我們已經認識到,高風險中小銀行的風險,正是源于失效的公司治理。當然,處置風險中,打破剛性兌付,一些機構既得利益受損,也有種種議論,改革者也受到了一定的‘金融民粹主義’的壓力。”

周文所說的打破剛性兌付,就是要讓不顧金融風險,盲目擴張,旁氏金融的機構付出代價,在這個案例中,包商銀行的原股東和同業業務中受到重創的銀行必然受到一定的懲罰,因此要說“最大的贏家”顯然與理不通。

不過話又說回來,當年包商銀行在盈利上升期,到處擴張,全國范圍內建立境外分行,這些分行對于包商銀行和徽商銀行一樣,也是非常優質的,但是他們也沒有挽救包商銀行于不倒。

徽商銀行指出,從接管日(2019年5月24日)算,包商行位于內蒙古以外包括四家分行在內的資產凈值為912億元,賬面價值1409億元;四家分行業務價值153億元。最終徽商銀行的收購價,將以中介機構基于交易基準日(2019年12月31日)的報告為準。在交易基準日承接負債與收購資產凈值之間的軋差,在扣減業務價值后還有344億元,這部分由于前股東占用資金等原因造成的窟窿,暫由存保基金與徽商銀行結算。這也就是說,包商銀行北京、深圳、成都、寧波四家分行,目前核定的交易價為153億元,這將是徽商銀行所付出的價格,用以承接912億元資產凈值的四家分行資產及負債。912億元的資產凈值,相當于四家分行減值了497億元,而減值損失,在徽商銀行出資了153億元后,存保基金負責344億元的兜底。

地方銀行在異地經營時由于對異地的經濟發展和人文風俗不熟悉,經營上不確定性增多,尤其是地方經濟發展不平衡,對于當地經濟發展的掌控能力具有較大的挑戰。

比如,正在籌備上市的齊魯銀行,其主要業務來自于生息資產規模擴大,其利息收入持續增長,帶動該行營收規模擴大。由于其經營找到了一條城鄉結合部的特色路子,其本行的經營相當優異,齊魯銀行資產質量很比較穩定,但異地業務信貸質量堪憂。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除濟南地區之外,齊魯銀行不良貸款余額21.49億,異地分行不良貸款余額12.1億,占該行不良貸款的比例為56.61%。其中,該行在天津地區和聊城地區的不良率已分別高達3.55%、5.18%。

地方銀行在異地辦理業務時,由于無法與當地銀行和全國有大型銀行競爭,只能提供優質價廉的業務,這在經濟上升周期是擴張資產、打開市場、占領優質客戶的很好的機會。但是一旦遇到經濟下行周期,這種擴張大多只能增加資本消耗,讓銀行本部付出更大代價,有些經營不善的異地分行就成了總行的一個包袱和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目前一些全國性股份制銀行本身在全國可以開展業務,但是其發展舉步維艱,比如前期激進擴展的恒豐銀行風險爆發,不得不重組,浙商銀行、渤海銀行等發展也是舉步不前,并未體現出一個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的優勢。在經濟發展下行周期里,銀行業經營的重心是防范風險,而不是激進擴張。

地方銀行在本地有強大政府資源,熟悉當地經濟發展和人文文化,受到當地企業和老百姓認可,做精做專本地,在此基礎上跟隨本地客戶向省外擴張,發展金融科技,這是一條比較符合金融規律的路子,而不是盲目擴張。

所以表面上看,徽商銀行損失了資金,卻贏得了四家異地分行,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但本質上,這是監管層給徽商銀行出了一個考題,尤其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銀行資產負債表處于收縮周期,銀行業普遍加大互聯網科技金融業務,異地網點價值逐漸式微的情況下,如何有效的經營異地分行業務,如何管理這些分行,如何將其于融入金融科技大潮,異地分行本質上對于徽商銀行是一個重大機遇也是挑戰,因此是不是最大贏家還在未定之天。

責任編輯:孟俊蓮 主編:冉學東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水皮雜談
马会美女六肖中特图
期货配资公司中国排名 股巢网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如何炒股票新手入门 金斧子配资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公司 上证指上证指数行情 日本股票涨跌幅 好牛168配资 东营股指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