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会美女六肖中特图|群英论坛六肖中特34中33|

首頁評論正文

爭取世界“百年和平”應是中國外交奮斗長期目標

作者:龐中英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9-06-11 11:10:29

摘要:英國《金融時報》主筆沃爾夫的文章傳遞出“百年沖突”這一極其危險的大信號。阻止和治理“百年沖突”是嚴峻的課題。

爭取世界“百年和平”應是中國外交奮斗長期目標

龐中英

6月5日,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Martin Wolf)發表了一篇驚人的文章:《中美即將進入百年沖突》(The looming 100-year US-China conflict),透露因為“美國的經濟、外交和安全政策統統開始把與中國全面敵對競爭作為核心原則”,“目標是確保美國的主宰地位”。

沃爾夫說,這是美國的“新思潮”,“將中美關系限定在零和沖突的框架里”,把中美關系“指向了長期沖突”,“有可能莫名其妙地演變為一場全盤沖突”。

沃爾夫說,美國只占全球人口的4%,卻試圖“統治全人類”,包括“對中國的掌控或者與中國脫鉤”。他說這是非法的。

沃爾夫警告美國,“任何企圖阻攔中國經濟和技術崛起的嘗試幾乎肯定會遭遇失敗。更糟糕的是,它會引起中國人民深深的敵意”。

關于“百年沖突”的前景以及沃爾夫的尖銳評論有必要引起高度重視。

“百年沖突”是否將通過美國等的國內政治過程(如提前到來的2020年總統大選)及其同盟體系的支持而持續下去?

“百年沖突”與中美雙方曾經提出的“大國合作”(如“G2”)、“新型大國關系”、“和平共處2.0”等治理中美關系的良性方案是相反的,甚至,這一論調與“競合”(競爭加合作)等解決方案也有本質差別。

“百年沖突”告訴我們,包括全球自由貿易體制在內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建立、維持、改革、重建起來的一整套預防或者阻止世界大戰的全球制度并不是我們想象的那么牢靠,而是脆弱的,進攻性的經濟民族主義即使在為當代世界秩序的創建和保全做出重大貢獻的美國,也是根深蒂固的。

沃爾夫的文章并沒有詳細描述“百年沖突”的構建到底是什么樣子,但是,他還是提到了“百年沖突”的一些當前情況。這些情況也許就是“百年沖突”在其開始階段的一些嚴峻特征:

關于中美之間可能的“文明沖突”和另類“冷戰”,世界輿論已有很多評論。沃爾夫說,除了“文明和種族,還有許多人將中美沖突描述為一場圍繞著意識形態和權力展開的斗爭”。

更重要的一個特征是,沃爾夫指出,在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發起的“這場沖突過程中,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秩序、經濟全球化,以及國際關系的和諧都將成為犧牲品”。沃爾夫顯然已經接近于提出一個我們這個世界的一個深刻悖論:為了打擊美國認定的對其“世界主導權”的競爭對手,美國不惜對現有多邊體制有選擇地解構和攻擊。而這種解構、打擊等于放棄了現有世界和平的多邊體制保證。2017年以來,1945年后的國際秩序、以及1991年蘇聯解體以來這一國際秩序的擴大和加強(以WTO為代表的包容性大大加強的全球的自由秩序)受到了大大的弱化,甚至現存的一些自由的多邊體制(如WTO這一自由貿易多邊體制)遭到攻擊而陷入了危機。

如同筆者在本專欄中多次強調的,多邊體制以及支持多邊體制的多邊主義并不是人們的“理想主義”的世界秩序,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是歷代國際先賢(如康德、愛因斯坦等)主張的“世界政府”的化身,而是退而求其次、主權之間的合作的國際組織及其實踐中的全球治理。全球治理,首先是為了世界和平的。如果,全球治理進一步成為沃爾夫說的“犧牲品”,就等于拆除了走向世界和平的國際制度安排。由此可見,“百年沖突”是對現有的和未來的世界和平的根本挑戰。

不過,我們要樂觀,世界畢竟發生了巨大的積極變化,多邊主義和多邊合作是多數方的共同價值和共同利益,對付、制約“百年沖突”的力量還是強大的。

在地區層次,經歷世代更替,維護二戰后出現的地區一體化的力量仍在。這些力量已經意識到地區一體化的危機,意識到必須為地區合作注入新活力以確保地區一體化仍然能夠繼續維持和平。

在歐洲,包括法德領導人,都在呼吁不要忘記90年前(20世紀30年代)的貿易戰是如何走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戰100年(2018年)、紀念諾曼底登陸75周年(2019年)等告訴歐洲和世界,昨天的戰爭是殘酷的,今天的和平來之不易,明天不要重蹈大戰的覆轍,“更新歐盟”是防止戰爭之幽靈重回歐洲之本道。

2019年5月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進程表明,確有大的逆流,以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為理由,試圖拆散歐盟。長達70年的歐洲一體化過程,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在解決歐洲范圍內的和平問題上,歐盟是成功的(2012年,因“60多年來為歐洲和平、和諧、民主和人權等方面的進步做出的貢獻”,歐盟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歐盟的成就容易被忽略,而其問題(包括其原初的“設計缺陷”)則容易被放大、被利用。

當今世界,大多數國家和非國家行為體都是依靠全球治理體系的,放棄現有的全球治理體系是災難性的。全球治理體系存在的問題要靠對其的改革或者完善來解決,這也是大多數國家和非國家行為體的共識。目前,許多國家領導人,在各種國際論壇(如今年的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和圣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都在重申支持具有包容性、開放性、以規則為基礎的全球多邊體制。在誰來制定國際規則、要不要接受中國等非西方國家在制定國際規則上發揮更大的作用、誰是制定和執行國際規則的領導等問題上確實存在分歧,但是,這些問題都應該通過國際協調、國際談判而不應通過地緣競爭、大國沖突來解決。

假如真的將有“百年沖突”的趨勢(即大國沖突的長期化,不管特朗普是否連任),中國將如何應對?

中國需要更加堅定地維護聯合國為中心的國際安全秩序、以WTO為中心的自由貿易體制、以G20等“主要的國際合作平臺”為代表的全球經濟治理。中國需要與世界上一切堅持開放的多邊主義和全球治理的國家力量和非國家力量有力有效協調,建立和推進21世紀的全球協和體制。

結論:世界和平、進步、新興力量必須明確拒絕“百年沖突”的可怕前景。“百年沖突”并不是解決我們這個全球化世界存在的問題的方案,將導致世界文明、世界經濟倒退甚至毀滅。我們必須通過國際合作治理“百年沖突”,贏得“百年和平”。爭取世界的“百年和平”應是中國外交奮斗的長期目標。(作者為著名國際政治學者、中國海洋大學特聘教授、海洋發展研究院院長,澳門科技大學特聘教授、社會和文化研究所博士生導師)

責任編輯:徐蕓茜 主編:商灝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水皮雜談
马会美女六肖中特图
手机股票行情 创利配资 怎样分析股票涨跌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最安全的理财平台推荐 恩瑞资本配资 不要碰炒股男人 股票配资app平台是合法的么 东营股票配资公司 现在理财哪些最安全